当前位置:雨泽文学网

在线阅读秦川云锦儿精彩完本结局

时间:2023-03-09 11:16:21    作者:与梵    来源:zzy

小说简介:完整版小说《大秦:家有悍妻要起义》是与梵最新写的一本历史军事类型的小说,这本小说的主角是秦川云锦儿,内容主要讲述:程婆点头,找了个阴凉的地方坐下。既已挑明,她到咱看看,到底是银子硬还是腰杆硬。腰杆有什么用,还不是...

在线阅读秦川云锦儿精彩完本结局

以秦川云锦儿作为主角的小说是《大秦:家有悍妻要起义》,作者与梵的精心的描写让小说备受关注。

相比秦川的无限旖旎,有人却难以舒心。

王野自打出了云府就一路失魂落魄,脚下生风,恨不得一步就回自家府中。

离得近了,反倒有些踌躇。

守门的护卫难以名状。

刚进门,王野身形一滞。

爹?!

滚!

王府院中,太师椅上之人目光生冷,泛着些许寒光。

王野只是见了第一眼,便惊坐在地。

忐忑惶恐,不敢与之对视。

爹,并非孩儿不力,那秦川云锦实在异于常人!

闭嘴!

黑甲卫供你差使,如此狼狈,铩羽而归。你有何脸面!

那秦川不过一介土夫,如何能力敌!我王家的脸,都被你丢尽了!

声音冷漠,厉声质问。

王野心中委屈,他很想说问题不在秦川。

但无法言说,更不敢多说。

如果将云锦儿对阵黑甲卫,且以一敌多这种事情说出来。不用取证,他老爹就会先行赏下一顿耳光。黑甲卫常伴其身前,镇压四方,向来无往不利。如此下来,只会认为他王野在胡编聊斋。

这位县太爷,实在喜怒无常。

时而温和时而暴怒。

不过暴怒之下,即便是亲身儿子也难逃毒打。

自幼就成为王野抹不去的阴霾。

太师椅上之人长叹一声,深吸口气,试图抚平心中愤怒。

没想到啊没想到。

机关算尽,关键时候问题出在你这废物上!

王野双拳紧捏,指甲都快嵌进其中,只是这般变故,实在超出他所料。

请父亲责罚!

先行面壁!待我向黑甲一一证实!真如你所说,为父自有办法!否则,你自该知道如何。

待得王野离去,太师椅之上王承兮起身,狠狠甩下长袖。

王府大门敞开,街巷之中行人远绕,根本不敢从这王府跟前而过。

哼!

云奉天,既然你先不仁,可就别怪我不义!

王承兮遥望远处,那是云府所在的方向。  

云府之上,也并非安宁。

明明是小两口成婚,反倒是他们这二老忙活。

虽有仆从负责一些无关紧要之事,但在往来伙伴,旧友亲朋之上不能输了礼节。

云老爷子与云夫人将宾客送走,再将秦家二老安置妥当,已是深夜。

在丫鬟的伺候下躺好,却迟迟无法入眠。

云夫人一旁轻扇羽扇,安静地陪伴。

今日之事看似解决,在云老爷子眼中实则暗流涌动。

半月前云府出城而去的队伍突招劫匪,他就已明白,风雨欲来。

锦儿大婚,王野上门恐是其父所指,正是这王家给出的震慑。

苦了秦川这无辜的孩子,被拉下乱局。

不过我云家如此家业,还搭上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儿,也不算负了你

这亲家,还需好好安置。

乱局将起,得让这对新人,享受不多的小日子。

如此想来,云老爷子心中舒缓不少,接过夫人手中羽扇,反为夫人扇了起来。

趁老爷子我还在,先顶住。

往后云家就交给你们了,为天下人,为苍生!

一夜无眠,秦川起了个大早。

倒也不是因为一再念想那百两纹银,而是这两年都是睡茅屋。

乡野之处多蛙鸣鸟叫,哪里习惯这般安静。

云锦儿倒是睡得香甜,睡像也很是规矩。

安安稳稳的睡美人,让秦川没有寻到一丝表现的机会。

城内就是麻烦,上厕所都没有茅房。

搞得秦川一度十分尴尬,要是在乡野,何须这夜香桶。

不想吵醒熟睡的云锦儿,秦川蹑手蹑脚地起身,昨夜他衣裳都未脱下,倒是方便了起床。

此时天刚放明,正好活动一番。

一开门,早已有府中仆人守在门前。

豆祥!

姑爷?!

秦川感叹,有钱人的生活果然就是如此朴实如华。

小胖子一路小跑,来到秦川跟前。

姑爷有何吩咐?

带我转转这云府?

这是自然,只要姑爷莫要忘了昨日之事。

秦川哑然,这小胖子还真记挂在心。

放心,姑爷说话自然是算数。

那就好,那就好。

豆祥闻言,喜笑颜开,麻利将手中扫帚放下,带着秦川闲逛起来,让秦川再次认识了自家娘子的威慑力,可谓恐怖。

虽是名正言顺的姑爷,秦川却是第一次在云府之内闲逛。

此时晨雾未散,庭院之中景色朦胧。

但在豆祥的介绍中,秦川还是有了大致的了解。

云府虽已是丰县可数的大户人家,但庭院的大小还是有限。并非实力所限,而是时代的问题。和秦川印象中的中式庭院比起来,相对简陋,建筑风格和布局也不尽相同。一进云府大门是方正的中堂,过了露天的中堂,才是主宅厅堂而厢房则与主厅相接,形成环抱之势,中间的空地则是往来道路和小院布景。这个时候还没有太过花哨的审美,也就是栽种些花草,院角之处植有桑树。秦川内心的评价是,就那样。

粗略看了一圈,秦川回房。

按照礼数,还需与云锦儿一同请安。

姑爷这么早,去哪了?

秦川刚踏进门,就看到已经换下红纱的云锦儿还是喜庆的红色,只是没有那么隆重。

端坐镜前,丫鬟正为其梳妆,看起来已经洗漱过了。

秦川心生感叹,自家娘子天生丽质,没有脂粉的修饰还是那么精致。

云锦儿轻声咳嗽,这人老盯着,也不知道回话。

秦川尴尬地摸了摸鼻子。

早起无事,与豆祥在府内逛了片刻。

云锦儿点点头,眉宇舒展间,有细微的梨涡浮现。

是该熟悉一下,等会正好和我一起去为爹娘请安。

从一旁的侍女手中接过发簪,云锦儿轻声开口。

夕儿,安排姑爷洗漱。

夕儿躬身,然后看向秦川。

姑爷,夕儿侍您洗漱。

秦川闻言,摆了摆头。

我自己来就好。

云锦儿斜睨,好似在看一个奇怪的人。

夕儿是我的贴身丫鬟,还怕她吃了你?

我我只是习惯自己来。

秦川谦和拘束的模样,惹得云锦儿忍俊不禁。

真是个直男不过还好不钢铁。

关键字: 大秦:家有悍妻要起义 秦川云锦儿 与梵

大秦:家有悍妻要起义小说
雨泽文学网猜你喜欢